集團新聞

版權所有:yp街机建設集團有限公司  冀ICP備10203821號   中企動力提供技術支持

集團活動

其他

關於我們

掃一掃
關注yp街机

魯班獎建築問題頻出 魯班精神今何在

作者:
來源:
2017/03/06 00:00
“魯班精神“勤奮傳承規矩,巧妙創新工具。實用精美建築,高效誠信服務”。在建設部的支持下,於1987年設立,是原中國建築業聯合會為貫徹執行“百年大計、質量第一”的方針。在行業內,魯班獎就是奧斯卡,是建築業工程質量的最高榮譽。鳥巢、水立方、黃鶴樓等等這些都是獲獎工程。 近年來由工程質量所暴露出來的問題層出不窮,而那些曾經獲得過魯班獎的工程所曝出的質量問題更是讓世人心寒,這也讓人們對魯班獎的評選產生了質疑。有人說,應該給這些存在重大安全隱患的獲獎工程頒發“辱沒魯班獎”。這話雖然很尖銳,卻是肺腑之言,道出了百姓的心聲。 以下為筆者所列舉的一些魯班獎工程: 1 “魯班獎”得主頻頻出現安全事故,提及“河北億能煙塔工程有限公司”肯定第一個就會聯想到“11·24豐城電廠施工平台倒塌事故”,其所承建的河北國華定州電廠8500平米冷卻塔、河南沁北電廠8500平米冷卻塔工程分別獲得過“魯班獎”。一個兩次得過“魯班獎”公司卻多次卷入安全事故,而此次江西安全事故更是舉世震驚!這一前一後的事件又打了誰的臉 2 中國體育博物館號稱要屹立百年但還沒到10年大樓便通體開裂…該問題還未徹底解決完,中國體育博物館地基出現不均勻下沉,85%以上的地板與牆體已經出現貫通性開裂,承重鋼梁斷裂,存在重大安全隱患。最諷刺的是,這項工程是1991年國優特別魯班獎。 3 武漢大學“主教樓”是武漢大學乃至整個東湖沿線最高的建築。建成投入使用後因為該樓超高違反東湖風景區規劃,對景觀視線造成遮擋,破壞東湖景觀和自然山體輪廓線;同時,區域現有建築外觀及環境質量不佳與東湖綠道、東湖風景區規劃要求不相符,與校園建設要求不相符。投資1個億建設,使用了才16年,還要花費1000多萬拆除——這是什麽概念既然違反景區規劃,當初為何沒有考慮到這些,為什麽要建設,而且還建的這麽高誰會相信,這個曾獲得中國建築工程最高榮譽獎-“魯班獎”的建築壽命竟然隻有區區16年,還沒有隔壁老王家豬舍的壽命長,這不是笑話嘛! 4 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新樓也曾獲得中國建築工程行業的最高獎項“魯班獎”。可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座造價高達1.4億元、剛投入使用一年便出現大麵積漏水,多處牆麵被浸濕,數間實驗室存在積水現象,“魯班獎”頒給了“問題樓”,這真是對 “魯班獎”的絕妙諷刺! 5 安徽銅陵長江公路大橋這座被譽為“皖江第一橋”的安全狀況引起了網友和業內人士的議論和擔憂,這座大橋的施工單位正是近來被質疑為“塌橋公司”的湖南路橋集團公司。如此,問題自然是:自通車之日起就因工程質量問題飽受詬病的銅陵長江公路大橋是如何獲得這些獎項的,特別是作為中國建築工程界最高榮譽的魯班獎這無疑是對中國建築鼻祖魯班的極大羞辱! 6 北京西客站,這座獲得國家建築質量最高獎“魯班獎”的建築,建成不到兩年就以“豆腐渣”工程而揚名。西客站的“豆腐渣”,倒也談不上危及旅客生命,但是時速近400公裏的高鐵和在地下幾十米深處運行的地鐵,一旦出了事故,後果可想而知。 7 首都機場T3航站樓D區屋頂局部被強風吹開,機場方麵稱事故未對機場安全運營造成影響。這座獲得魯班獎的機場航站樓質量也同樣經不起考驗。據了解,在此之前T3航站樓金屬板曾被風掀開過一次,而首都機場擴建指揮部相關責任人此前曾表示,T3可抗12級大風。能抵禦12級大風卻抵禦不了北京的沙塵暴,真是笑話! 打開建設部網站,有關“魯班獎”評選辦法的第一條,就是要貫徹“百年大計、質量第一”的方針。而通過上麵一個個的案例來看,魯班工程的質量不過如此,簡直是辱沒了“魯班獎”! 都知道當代製造業以德國居首,提起中國製造(made in china),國人自己都沒有底氣,在建築領域更是如此,響當當的魯班獎工程質量卻頻頻出現質量問題,含金量大打折扣叫人情何以堪! 2017年2月9日,中國建築協會官網發布通知,對修訂版《魯班獎評選辦法》進行了發布。而依筆者來看這些修改對於魯班工程所暴漏出來的質量問題依然是無關痛癢。 魯班獎評選辦法 新辦法有7處修改: 1、評選數量由“200項”增加到了“240項”。 2、工程質量由“經一年使用”修改為“一年以上”。 3、增加了第十五條“對於投資20億元以上的超大型建設工程,可由建設單位牽頭組織,由各施工總承包單位共同申報”。 4、增加了“投資2億元以上的其他構築物工程”評選資格。 5、增加了“2萬平方米以上的群體古建築重建工程”評選資格。 6、不在特別要求DVD錄像,更改為影像資料。 7、對天然氣管道工程規模做了修改。 在當前建築體量大幅增加的情況下,魯班獎增加獲獎數量無可厚非。然而對於大家極為關注的魯班獎獲獎工程出現質量問題後該如何處置,是否會設立魯班獎的回訪機製和撤銷機製等等問題,在相關條款卻依然沒有體現。 早在2012年底,網易新聞摘錄西安日報的文章,就曾引發過對魯班獎獲獎工程出現質量問題該如何處理的思考。 質量是國之建設的“命門”,我們要對人民負責,要對曆史負責,魯班獎的規則製定者缺乏的是對濫竽充數者說不的決心和勇氣,而作為評審方,應本著公平、公正、公開的原則,更應製定科學合理的評選辦法,嚴格執行評審製度,切實遵守評審紀律,把一切假冒偽劣拒之門外,質量最高的榮譽牆上容不得汙點存在,老祖宗的匠人精神任何人都不得踐踏,這是一個擁有5000年文明曆史古國文化與精神的傳承!然而在那些舉世矚目的工程背後,這一係列的質量問題仍舊層出不窮,是我們自己對“國之尊嚴”的一種褻瀆,我們要前進、要發展、要騰飛、要建設經濟強國,然而當下我們的“魯班精神今何在?”